【《中国保险资产管理》2018年第一期】刘开俊:资管新规下的保险资产管理:挑战、机遇与应对

2018-08-02

资管新规下的保险资产管理:挑战、机遇与应对

Implication of the New Regulatory Guidance on Insurance Asset Management: Challenges, Opportunities and Responses

·刘开俊 英大保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摘要:

近年来,随着流动性环境宽松和企业融资需求的增长,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如火如荼,规模拾级而上,形成百万亿资管市场。行业快速发展也积累了诸如刚性兑付、资金池、影子银行、监管套利等问题和风险。对此,“一行三会一局”推出《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旨在统一监管标准,控制资管行业风险,引导资管机构回归主业、服务实体经济。资管新规对保险资产管理在资金来源、投资管理、竞争环境等方面都会带来影响,面对新形势,保险资管需要在战略和业务上加以调整和应对。

Abstract:

Liquidity overhang and funding thirst have fueled the boom of asset management in the past few years, creating a market with tens of trillions of RMB in assets. The runaway growth, however, has also entailed challenges such as implicit guarantee, fund pool, shadow banking, and regulatory arbitrage. In response, PBC, CBRC, CSRC, CIRC, and SAFE have released The Guidance on Regulating Asset Management Business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draft for public comment). The Guidance was designed to unify regulatory standards, manage risks in the asset management sector, encourage asset managers to go back to their core businesses, and better serve the real economy. Considering its impact on fund availability, portfolio management, and competition landscape, insurance asset managers need adapt their strategy and operations to the new context.

 

 

一、 新规下保险资管的挑战

(一)原有格局可能改变,保险资管的竞争压力加大

资管新规在肯定资产管理业务积极作用的同时,指出部分业务存在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监管要求。而对相关问题业务的清理,会较大程度地影响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其他资管机构的业务增长,可以预见未来很多机构会面临业务转型的压力。

2012年《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以来,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已经可以受托保险资金展开投资,但目前占比还较小,2017年上半年业外机构受托管理保险资金余额占全部受托管理保险资金的2.95%。资管新规实施后,受打破刚兑等新规冲击相对较小的保险资金对各类资管机构的吸引力会进一步提高,各机构在业务转型的过程中可能加强对保险资金的重视程度,从而使保险资管在争取保险资金方面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和其他资管机构相比,保险资管行业规模较小。截至2017年上半年,银行理财、信托资管、公募基金(含专户子公司)规模都接近或超过20万亿元,而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4.5万亿元(2016年保险资管机构管理资产规模13.7万亿元);根据《2016年保险资产管理业发展情况调研报告》,截至2016年末全行业有31家机构(其中综合性保险资产管理公司23家),从业人员约6000人,保险资管的资金管理规模、从业人员和机构数量都远少于银行、信托、基金等其他资产管理行业,在品牌认可度、市场影响力等方面总体还存在差距。在投研等方面,保险资管有较强的资产配置和风控能力,但在部分细分领域和券商、基金等机构相比还有很大提高空间(见图1)。

1  各类资管业务的管理规模(截至20176月,单位:万亿,%

注:因数据公布频率不一致,保险资管数据为截至2016年末

资料来源:Wind、保监会、中国信托业协会、中国基金业协会

 

(二)受托业外资金规模或收缩

资管新规实施后,保险资管不仅在争取保险业内资金时可能面临更大竞争压力,来自业外的委托资金也可能收缩。由于各类资管业务之间的联系和合作越来越紧密,资管新规对其他资管机构业务的冲击会间接影响保险资管业务,例如银行理财业务规模收缩,对保险机构受托银行等业外渠道的资金也会产生不利影响。但目前保险资管总受托管理资产中,业外资金的比例仍较低,影响总体可控。另一方面,获取增量委托资金的难度也会加大,对不规范的业务进行清理整顿后,各类资管机构对委外资金的竞争更加激烈,在委外资金总量收缩和各资管机构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保险资管机构如果要争取更多业外委托资金,在投研能力、产品设计、市场拓展能力上会面临更大压力。

 

(三)部分存量产品和创新业务面临调整

资管新规统一规范杠杆比例、整改非标投资期限错配、调整估值方法等要求,从资管行业统一规范发展角度来看,有利于资管行业长期稳健发展。而且现有监管制度下,保险资管机构及其产品合规程度较高,总体受资管新规的冲击也不大。但仍有部分保险资管产品的创新受到一定约束,例如新规要求净值型资管产品必须公允价值估值,对于保险资管产品而言,如果能采取封闭管理,严格遵守持有至到期策略,原则上采用摊余成本法估值是可以探讨的模式,而这在新规下无法实现。

部分新业务也会受到本轮监管政策的影响,例如保险资管在股权投资计划上有资金期限长、资产负债匹配度高的优势,近几年发展较快。但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保监会下发的《关于保险资金设立股权投资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明文禁止股权投资计划的“名股实债”,而以前保险资管在投资股权投资计划时,出于安全性等考虑,大部分股权投资都设置了“定期付息、到期还本”类的条款,新规实施后这类业务势必大幅萎缩,使保险资管失去了和其他机构同台竞争的一个平台,对项目选择和管理团队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 资管新规下保险资管行业的机遇

(一)新规统一行业发展思路,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过去几年我国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增长,目前规模已经超过百万亿,背后既有适应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增长的合理性,也有流动性宽松背景下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规避监管的“影子银行”快速扩张等不合理因素。2017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金融工作四个原则中,首要的就是金融业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此次资管新规也明确提出要严控风险,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避免资金脱实向虚。可以预见,未来保险资管的机遇在于更好地服务保险主业、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而涉及通道、多层嵌套、规避监管的、可能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业务将受到严格监管。

由于保险资管公司风控较为严格,此次新规对保险资管冲击较小,反而有助于各机构进一步明确发展思路,摒弃利用通道业务等方式扩张规模的想法,将精力更多放在服务保险主业和巩固优势领域上,提高产品开发、市场营销、投资研究水平,增强主动管理能力,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二)居民理财需求转移,保费收入或有更大增长空间

资管新规提出打破刚兑以后,银行理财产品向净值化转型,投资者要承担银行理财收益率波动的风险,一部分风险偏好低的投资者可能会转向其他金融产品。由于保险产品本身不仅具有保障功能,相对于净值型产品还有预定利率或最低保证利率上的优势,居民购买保险产品的需求可能会增加,进而为保险资管带来更多资金来源。

我国保险市场本身也还有较大发展潜力。目前我国居民资产结构中,除房地产和汽车外,金融资产的配置主要是银行存款、银行理财、信托、保险、股票和基金。其中银行理财由于预期收益率高以及银行拥有渠道优势等原因,在居民资产配置中占据重要位置。2017年初银行理财的规模达到30万亿元,而截至201711月保险业总资产只有16.6万亿元。和其他国家相比,2016年我国保险密度为2258/人,保险深度4.15%,远低于全球6.3%和发达市场接近8%的保险深度,保险需求还有增长空间,而打破刚兑可能促使一部分需求得到释放(见图2)。

2  中国保险深度和发达市场相比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资料来源:Wind

 

(三)债券和非标投资受到阶段性冲击,但可能产生配置机会

资管新规提出的打破刚兑、消除多层嵌套、严控非标和资金池等规定,有助于消除资管领域现存的风险隐患,促进资管行业长期稳定发展。但新规导致的金融系统去杠杆和金融生态重塑会阶段性加大金融市场波动,其中债券市场可能首当其冲。根据银行理财年报、证券资管业务年报的统计数据,2016年底银行理财、证券公司主动管理定向业务、基金专户约有一半资金投向债券,规模超过10万亿元。如果资管新规造成各类资管产品规模收缩,例如银行出于止损的目的赎回委外(包括到期不再续做),或者净值化后客户流失导致银行理财规模缩减,可能对债券市场产生比较大的扰动,造成投资收益阶段性的波动加大。

资管新规会冲击信用债的价格。一方面,新规对银行理财规模扩张的抑制会降低后者对信用债的投资需求;另一方面,资管新规及相关监管文件(如20181月银监会《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对通道业务、非标的清理整顿,会让一部分依赖资管渠道融资的房地产企业、民营企业融资环境恶化,信用违约风险加大。因此中低等级信用债的信用利差可能走阔,保险资管需要加强对信用债信用风险的识别能力。但从有利的方面来看,市场利率水平的中枢上移和波动加大,为负债成本相对稳定、资产久期较长的保险资金提供了更优的中长期配置机会。

新规可能增加保险资管机构选择非标的余地。资管新规限制了银行理财、基金专户等业务中的通道业务,虽然非标总量会相应收缩,但在融资受限的情况下,可能有一部分非标融资需求转向信托公司、保险资管公司等,给保险资金提供更多的选择余地和更大的议价空间。对于存量非标,征求意见稿设定的过渡期为2019630日截止,而非标投资平均期限在2-3年左右,如果过渡期不进一步延长,在过渡期整改过程中,一些资管产品为了满足新规要求,可能在非标到期前进行转让,保险资金也能得到一部分存量非标的配置机会。

 

(四)明确金融机构的平等地位,可能带来一定发展机会

保险资管机构与基金公司、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资管机构具有同样或者类似的业务,但其资产管理机构的身份并不被广泛认知,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也存在和其他机构区别对待的情况,例如交易所、登记公司、银行间市场等相关业务资格、开立账户、业务信息系统等方面对保险资管机构仍有一些限制或尚未开放。资管新规在“一行三会”层面首次明确了保险资管公司的资管机构地位,以后保险资管公司在身份、待遇上的不平等局面有望得到改观,有利于提高业务的效率和便利程度,降低业务成本。

尽管和券商、基金等机构相比,保险资管在个别领域的投研等方面仍有待提升,获得平等待遇并不意味着这些内在劣势不复存在,保险资管仍然面临比较大的竞争压力,但外部政策环境的改善和市场主体地位的公平化,还是可能给保险资管公司带来更大的发展机会。

 

三、 新形势下保险资管的发展建议

(一)聚焦主业,谋求差异化发展

服务保险主业是保险资金运用发展的基础和前提,是保险资管机构应对激烈市场竞争的安身立命之本。尽管资管新规赋予了保险资管更加平等的身份,但在和其他资管机构开展竞争和合作的过程中,结合保险主业,扬长避短,谋求差异化竞争仍然是更加现实的选择。

从资金来源看,保险资管资金仍然主要来自于保费收入,对安全性、流动性的要求较高,更强调风险管理。由于保险资金通常期限较长,资金成本相对固定,比较适合追求绝对收益、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强的保险资管机构。随着“保险姓保”理念的进一步确立,保险产品的设计更加注重保障性质,产品久期更长,保险资金期限长的特征会更加突出。保险资管机构在运营保险资金的实践中,已经在资产负债管理、固定收益投资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相对受益于保险资金久期的拉长,应进一步提升在大类资产配置、固定收益、绝对收益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加强服务保险主业、服务保险产品的能力。

在保险资管行业内部,各公司成立时间、公司背景、业务积累情况各不相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例如有的公司专注于管理母公司资金,业务模式及投资理念坚守传统,负债驱动资产配置为主;有的公司第三方业务占比较大,市场化程度较高,综合投资能力正在接近或者达到充分竞争的大资产管理市场的标准;还有一些处于起步阶段的公司,正按照市场化理念和模式塑造提升竞争力。可见,不同资管公司可结合各自资源禀赋,在服务保险主业的同时,重点发展特色业务,突出相关的团队和业务优势,在行业内部谋求差异化发展(见表1)。

 

1  保险资管机构不同业务能力覆盖情况

序号

能力名称

主管部门

公司数量(个)

持有机构占比

传统领域

受托管理保险资金资格

保监会

27

87.10%

信用风险管理能力

保监会

28

90.32%

股票投资能力

保监会

25

80.65%

创新领域

股指期货衍生品

保监会

17

54.84%

股权投资能力

保监会

22

70.97%

不动产投资能力

保监会

11

35.48%

境外投资能力

保监会

16

51.61%

产品领域

资管产品创新业务能力

保监会

24

77.42%

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产品创新能力

保监会

26

83.87%

不动产投资计划产品创新能力

保监会

25

80.65%

资产支持计划资质

保监会

26

83.87%

股权投资计划资质

保监会

18

58.06%

跨市场领域

年金管理资格

人社部

7

22.58%

公募基金资格

保监会、证监会

5

16.13%

私募基金资格

保监会、基金业协会

11

35.48%

基本养老金投资管理资格

全国社保理事会

6

19.35%

资料来源: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2016年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综合调研反馈数据

 

(二)深化市场机制,提高投资管理能力

经过多年发展,保险资管机构的市场化程度已显著提高,保险资管行业的人才数量和质量都有较大的进步,但与信托行业、证券基金等行业相比,保险资管行业的市场化机制有待深化,在大资管竞争中仍显不足,需要进一步加强人才引进、培养,完善激励机制,适应业务快速发展的需要。

资管新规对各类金融机构的主动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促进保险资管公司提高投资研究能力,在传统投资领域以外,积极开拓养老、医疗、中国智造等领域的投资机会,深化对接实体经济的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等业务,研究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辅助投研和风险管理。具备较强投研能力的保险资管公司也可以积极拓展业外机构资金等多渠道资金来源,加强和业外机构的交流、合作,借鉴业外先进经验提高自身业务能力。

 

(三)稳健经营,强化内控和风险管理能力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列出的三大任务之首,其中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这也是资管新规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发点,保监会也明确表示保险资金运用监管将保持从严监管态势,“扎紧制度的篱笆”。保险资产管理应贯彻政策要求,主动强化内控,严格遵守资本市场各项法律法规,促进国家金融安全和市场稳定。

保险资金运用的基本原则是安全和稳健,但目前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日趋复杂,海外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影响全球流动性状况,贸易保护主义对经济的挑战仍然存在,地缘政治摩擦不断,金融行业内近年也频频出现违规展业、利益输送等市场乱象,投资环境的不确定性加大和风险事件频发,要求保险资管公司加强风险控制能力。例如在观念上坚持以风险防范为前提,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考虑提升收益;在制度保障上强化公司治理、内控管理,建立健全风险管理决策、执行机制;在投资业务方面建立审慎稳健的投资运作机制,提高对债券和非标的信用风险识别能力,做实做强增信、风控措施,加强投后跟踪管理,加强不良资产处置能力。

在标准化产品的投资中,对冲策略和对冲工具的运用也尤为重要。保险资管追求绝对收益,在市场整体波动性可能加大的环境下,更需要引入对冲手段。建议政策层面有条件放开国债期货等衍生工具的运用,促进保险资管公司引进相关人才,建设专业化团队,增强投资收益的稳定性,助力投资业务长期健康发展。

 

(四)组合类资管产品注重产品设计

据统计,截至2016年末我国组合类保险资管产品中第三方资金规模占比约为73%,随着保险资管的金融机构地位明确,未来组合类保险资管产品更需要深挖第三方需求,服务范围覆盖企业、金融机构、政府等各类市场主体,在产品设计上既要发挥自身特色,如重点发展绝对收益型产品,突出资产配置,开发绝对收益策略,也要考虑有针对性地根据不同客户的资金性质和需求量身定制产品,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在产品形式上,除了传统投资类型,还可以借鉴FOFMOM等形式,发挥保险资管机构在配置优势和金融产品投资方面的经验。可开发工具型产品,推出各类指数及增强型产品,设计特色指数等。在个别领域保险资管可以加强和其他机构的合作,例如在境外投资等专业领域,加强与其他机构的合作和优势互补。

 

(五)项目类业务争取优质资源,服务实体经济

服务实体经济将是保险资管项目类业务的重点发展方向,尤其是符合经济发展趋势、国家重点支持的领域,如“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绿色金融、民生工程等。在传统行业中,受益于供给侧改革、市场份额提升的企业仍有机会带来优质项目,在补短板、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为传统行业提供技术升级、环保改造服务的领域也可能迎来发展机遇。

项目类业务是保险资金参与国家重大战略、支持经济结构转型、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统一的重要方式,资管新规进一步明确提出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发行资产管理产品募集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相信伴随行业政策环境不断优化,制度配套继续推进,注册审核效率提升,保险资管项目类业务有望迎来加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