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资产管理》2018年第一期】多元投资助力国家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养老金的市场化投资与管理

2018-08-02

多元投资助力国家养老保障体系建设

——养老金的市场化投资与管理

Constructing a National Aged Security System by Diversified Investment

——The Marketlization of Pens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养老保险投资管理研究小组

摘要:

伴随人口老龄化趋势,高效率养老保障体系成为降低社会养老负担、提高居民退休生活水平的必然要求。如何助力提高养老保障的覆盖程度、提升社会养老服务的供给水平,是我国养老金投资管理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本文从养老需求出发,通过分析养老金投资管理在养老保障体系中的定位,从多元资产管理方法、特定基础设施投资产品及养老生态构建三方面,提出通过养老金市场化投资管理,服务于国家养老保障体系建设的建议。希望籍此对保险资管同业参与养老金市场差异化竞争提供可借鉴的思路。

 

Abstract: With the ageing population, an efficient pension system is necessary for relieving the burden of social security and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residents’ retirement life. How to increase the coverage of elderly security and enhance the supply of elderly care service are core issues for China’s pens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to resolve.

Starting from the demand of aged security, we firstly analyzed the role of pens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in elderly security system and then made several suggestions for the marketlization of pens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and the building of national elderly security system, based on multi-asset management methodology, specific financial vehicles investing to infrastructure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ged care ecosystem. We hope that this paper could provide our fellow insurance asset management companies an idea of competing with other asset managers in pension market.

 

一、养老需求分析

1.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

按照联合国的最新标准,一个地区65岁老人占总人口达到7%即视为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我国2002年老龄人口占比达到7.3%,正式迈入老龄化社会。2016年底,这一比重进一步上升至10.8%。同时,随着劳动人口的下降,衡量老龄化社会负担的指标——老龄人口抚养比从2011年的12.27%上升到2016年的14.96%(见图1)。

资料来源:Wind,国寿资产整理

1  中国老龄人口占比持续增长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的测算,预计至2020年,我国老龄人口抚养比将上升至16.9%2050年预计达到27.9%,即未来30年,劳动人口的抚养压力将上升近1倍,人口老龄化将是我国新时代经济社会所要共同面对的重大课题(见图2)。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国寿资产整理

2  老龄人口测算

 

2.养老保障覆盖不足

我国的养老体系由三支柱构成,其中基本养老保险金制度为离退休人员提供基本生活保障。根据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年末,全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数达8.88亿人,覆盖了总人口的64.2%

2016年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3.8万亿元,支出3.4万亿元,年末累计结存4.4万亿元,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3.86万亿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0.54万亿元。当年基本养老保险全年结余近4000亿元,但当年征缴收入与支出相比出现6500亿元的缺口,这是从2013年开始连续第4年出现的缺口大幅增加。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的测算,2018年全国基金的可支付月数为15.9,到2020年则下降为14.7,而2022年进一步降低至13.3,下降趋势和幅度都非常明显。预计到2030年,我国的养老金缺口将达4.1万亿元,2050年缺口进一步扩大至6.1万亿元。

此外,“目标替代率”是衡量养老保障机制对退休前收入的覆盖水平。根据历年《人力资源及社会保障事业发展报告》,我国目前基本养老对社会平均工资的替代率在45%左右,低于国际劳工组织退休金替代率最低标准55%的水平。而二支柱企业年总规模1.1万亿元,与期望目标20%的替代率水平差距较大(见图3)。

资料来源:Wind,国寿资产整理

3  我国养老金替代率变化趋势

 

3.养老金投资运作效率仍有加强空间

2016年,由地方养老金委托全国社保管理的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开始投资运营,首年投资回报率约为5%,虽较此前地方管理有较大提升,但仍远低于过去10年来全国城镇职工13.08%平均工资增长率。由于资金安全性是基本养老金投资运作的首要要求,加上每年有大量资金用于当期支出,对于资金的流动性要求同样较高,进一步拉大了实际回报与期望回报的差距。

对比部分OECD国家公共养老金名义投资回报率,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回报目前处于中下游水平(见表1)。

1  部分OECD国家公共养老金年化收益(至2015年)

国家

5年年化平均收益

澳大利亚

10.7%

比利时

4.1%

加拿大CPP

10.5%

加拿大QPP

10.8%

法国AGIRC

4.6%

法国ARCCO

5.0%

日本

6.5%

韩国

5.8%

西班牙

5.9%

瑞典AP1

8.9%

美国

4.1%

资料来源:Annual Survey of Large Pension Funds and Public Pension Reserve Funds 2015,国寿资产整理

4.养老服务供给存在巨大缺口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用“严峻形势”、“明显短板”总结了当前养老服务领域存在的问题。

机构养老方面,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为例,平均养老金水平仅能覆盖低端养老院的价格,但低端养老院空间狭小、体验感差,不能达到维持退休前平均生活质量的标准;中端养老院的价格稍高于养老金平均水平,除养老金外还需要额外动用积蓄或子女补贴,而该档次养老院是大城市老年人的主要选择,供给缺口最大;而高端养老院价格对一般家庭负担的压力过重,出现大量床位空置的情况。

此外,相对于机构养老,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是一种既能满足老年人养老意愿,又能够为老年人提供相对专业化和个性化服务的养老形式,但服务供给的不足同样明显。而在养老配套的健康养生领域,健康管理缺位、疾病预防不到位、公立医院看病难、私立医院看病贵、养老护理队伍专业水平不高、高素质专业技术人才匮乏等均是养老服务供给端面临的现实问题。

二、养老金投资管理的目标

养老保障领域存在的众多“缺口”,已引起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2015年,国务院发布《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明确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要实现市场化、多元化投资的原则和方向。2017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明确全面推动商业养老保险的发展。在养老服务方面,2016年,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出台养老服务相关文件达8项,力促养老产业持续健康发展;2017年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进一步细化了养老体系建设的具体要求。保险行业积极落实国家战略安排,在保险业务、资产管理、养老投资等方面共同参与,发挥专业优势,助力养老保障体系建设。

1.投资助力于养老金保障功能发挥

在成熟的养老保障体系架构中:第一支柱定位保证最低生活标准;第二支柱是养老保障的重要来源;第三支柱是为了进一步提高退休后的生活水平。参照美国目前的情况,三大支柱的占比分别为10%55%27%。我国第一支柱的占比约为80%,其余为以企业年金为主的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处于筹备阶段。

在我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未富先老”的背景下,采用现收现付制的第一支柱虽然可以体现不同代际人群之间的收入再分配,但面临极大的给付压力;而第二支柱由于占据企业大多数的中小型企业建立年金计划动力不足,也并未形成应有规模。因此,我国第三支柱构建不能简单照搬发达国家模式,要从养老保障体系现状出发,充分考虑基本保障不足、第二支柱覆盖远不充分等特征,面向广泛群体,从提供保障型养老保险产品入手。在此背景下,服务于保障型养老保险产品资金运用,努力提升养老人群退休收入水平,实现国家、企业和个人三方养老责任共担机制,是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养老金投资管理的首要目标。

2.投资助力于养老服务生态建设

目前养老保障服务基本均采取现金缴付、现金领取的模式,但从实际国情看,一方面,现金回报难以覆盖客户资产保值增值需求已是全球养老金投资的共同难点,国内养老金运作也同样面对二级市场投资中回报与波动的权衡难题;另一方面,在养老服务供给仍存在短缺的背景下,简单的现金领取也难以有效转化为实际的养老服务。而保险资管可发挥跨期配置的优势,在集团架构下协同多元布局养老产业,将养老金融与养老服务有机结合,实现养老保险多元化运作,为客户提供养老、养生、健康医疗全方位闭环式养老体验。以投资促进养老保障产业生态建设,是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参与养老投资管理的另一重要领域。

三、养老金投资管理的多元投资模式

1.多元资产投资管理及资产配置

市场化的核心,是促成资源的有效配置。养老金多元投资管理模式,根植于保险资金投资管理的能力优势,提供多元产品选择,和与养老需求密切结合而形成的多元资产解决方案。多元化养老金投资管理,对资产管理机构提出两方面要求:

一是多元化的投资管理经验,即资产管理机构的投研能力覆盖各资产类别和投资方式,可通过提供丰富的工具型投资产品,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投资选择。

二是成熟的资产配置方法体系,可综合运用传统的、创新的资产配置模型,构建适应不同负债约束要求的养老金投资组合策略,建立精准匹配的组合投资策略。

1)多元资产覆盖

多元投资管理的核心,首先是对不同资产类别的收益、风险及相关性特征的清晰刻画。专业资产管理机构应对所有可投资资产特征进行深入分析和持续跟踪。

简单的股票、债券、商品及另类资产的资产分类颗粒度过粗,影响各类资产间相关性的因素过于复杂,难以识别和准确把握。因此,资产管理机构应对各类资产做进一步细分,并培育相应投资管理能力、选择优秀的投资管理人。

4  资产细分示意图[1]

 

实现对多元资产的覆盖,一方面是为自身资产配置提供了支持,一方面也为具备专业知识的养老保险产品提供机构、养老金投资管理机构提供投资工具选择,使其可自主构建投资组合。

2)资产配置模型的运用

根据研究,资产配置可贡献投资组合整体收益的80%以上,是资产管理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对于养老金资产管理,其目标在于为投资者提供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资产配置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资产配置模型的选择上,根据不同产品类型和负债约束进行选择和综合运用,并不必拘泥于某一特定模型。

①保障型产品的资产配置

面向中小企业主、自雇人群,重在提供安全性高、保障性强养老保险产品,作为已有养老保障缺口的有效补充,其负债特征是追求低波动、现金流可持续。

根据“收益保证、长期锁定、终身领取、精算平衡”的养老保险产品的设计要求,可参照传统、分红保险资产资金运用的配置模式进行投资管理,为客户获取安全、稳定的投资回报。

在资产配置方法的选择上,可以风险平配或风险预算模型出发,控制组合整体风险暴露。以现金流明确的固定收益类资产为核心,并可适当提高另类债权资产配置比例,获取流动性溢价;权益配置方面,以高股息率的价值型股票为主,获取稳定分红收益,同时股票价格上行可带来资本增值收益。

②投资型养老年金产品的资产配置

对于已解决基本保障,有较高投资收益要求的人群,可以万能、投连、保险资管产品、养老保障产品等形式,提供浮动收益投资型产品。

在投资型养老年金产品的设计上,一方面可提供覆盖各资产类别的工具类投资型养老年金产品,一方面可运用基于风险因子的资产配置模型进行组合构建,为投资者提供多资产类投资型养老年金产品

在资产配置实践中,由于影响资产价格波动的因素并不单一,因此即使对大类资产进行细分,仍存在无法有效实现风险分散的情况,影响资产配置效率。

从国际先进经验来看,越来越多的机构采用基于风险因子的配置方法取代基于资产类别的配置模式。通过识别影响资产价格变动的风险因子如市值因子、利率因子、动量因子、风格因子等,实现更精准的资产配置。不同风险因子带来的风险溢价(Risk Premia)是投资收益的来源。

将细分的可投资资产与风险因子相结合,即识别最可代表某一风险因子的资产类别,并根据目标的风险因子配比选择相应可投资资产进行组合构建。

基于风险因子的资产配置需要养老金资产管理机构配备充足的、覆盖各类资产的专业投资人士,并进行海量的数据分析及处理。

2.基础设施长期投资能力的运用

从全球范围看,相比私募股权、不动产、对冲基金等其他另类投资品种,基础设施债权投资并不能提供最高收益,但其所具有的低波动性及基于流动性溢价的较高投资回报,有助于提供养老金投资组合的风险调整收益,可有效匹配保险组合负债需求。而在人口稠密的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资产往往可提供超越预期的风险调整回报。

金融危机后,随着利率的持续下行、公开市场收益的走低,为了分散风险和获取更高的投资收益,全球养老基金资产配置逐渐从传统资产类别向以基础设施为主的另类资产转移。特别在澳大利亚及加拿大,基础设施投资占养老金的比例高达10-15%,在中国保险资金配置中,这一比例也达到20%

投资能力方面,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自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以投资计划方式广泛投资于能源、交通、市政基础设施领域,累计规模已超过4万亿元,具有经验优势。

基于上述分析,可考虑开发专项养老金债权计划产品,设置通胀保护条款设计、与税收优惠政策挂钩,并进一步完善转让流通机制,一方面为养老金投资提供稳健债权资产来源,也使养老人群有机会直接参与国家经济建设。通过市场化运作,实现养老与促进经济发展的双赢。

3.参与养老生态建设

近年来,中国人寿集团提出“大健康、大养老”的发展战略,将健康医疗产业投资、健康养老服务和保险有机地结合起来,探索建立满足客户健康养老需求的综合服务体系。

在养老养生方面,加快推进养老养生项目落地,不断推进和完善“三点一线、四季常青”战略布局,苏州阳澄湖半岛养老养生项目、天津空港医养综合项目、北京健康养老体验中心、三亚健康休闲养老项目、深圳社区养老项目已先后落地。“国寿嘉园”健康养老子品牌正式发布,“大养老”产品线不断丰富完善。推进“智慧养老联合创新实验室”建设,开展智慧养老创新。

在健康医疗产业布局方面,做好养老健康配套服务。成立健康并购股权基金(保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为“大健康”战略迈出重要一步。成功投资康健国际、华大基因等健康管理类企业,不断完善健康管理产业链;与淄博市中心医院合作,合资设立新园区;投资入股南石医院,开展医疗合作;入股国药租赁,合作开展医疗设备租赁业务,延伸医疗产业链;加大健康医疗投资项目储备和探索力度,构建保险健康生态体系。未来,依托上述“大健康、大养老”的投资储备,中国人寿养老保险客户将能够享受更加全面、便捷的养老养生服务,通过购买养老保障产品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安”的目标,切实受惠于养老金融与养老服务的协同共进。

据不完全统计,在养老领域,8家保险机构已投资养老社区29个,项目遍及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苏、海南等18个省市,占地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近700亿元;而在健康医疗领域,在2017年初披露非保险子公司情况的11家寿险公司中,控股医疗健康领域子公司数量已多达48家,通过产业基金参与健康产业投资规模有望达千亿量级。未来,保险与养老健康行业间的跨界合作,必将由目前的单纯股权投资转为更加深化的多元资源整合,进一步充分发挥保险业资金规模大、长期可持续特征,践行健康中国战略,助力国家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1] 以上分类仅为示意,可根据实际需要做进一步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