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资产管理》2018年第一期】裴峰:养老保险公司经营模式初探――基于五家养老保险公司的案例分析

2018-08-02

养老保险公司经营模式初探

――基于五家养老保险公司的案例分析

On the Operating Model of Pension Companies

—— A Tentative Study on 5 Cases

文·裴峰 太平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副总经理(主持工作)

 

摘要:

目前,我国养老金市场主要有平安养老、太平养老、长江养老、国寿养老、泰康养老等专业养老保险公司。本文以此5家养老保险公司为案例,基于其年度信息披露报告等数据资料,对养老保险企业的业务结构、盈利结构和组织结构进行了分析,对新的经营环境下其未来的发展趋向进行了初步探讨。

Abstract: Up to the present, there are 5 main professional pension companies existing in China annuity market, which are Ping An Pension, Taiping Pension, Chang Jiang Pension, China Life Pension, and Taikang Pension. By studying data materials of annual information disclosure reports of these companies, this essay mainly analyzes their business structure, profit structure and organization structure, then explores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pension companies preliminarily in the upcoming business environment.

 

 

 

2004年我国《企业年金试行条例》及相关配套政策法规出台以来,顺应企业年金市场发展的需要,经保监会批准,我国先后成立了平安养老、太平养老、长江养老、国寿养老、泰康养老等专业养老保险公司[1]。本文以上述5家主要养老保险公司年度信息披露报告为依据,从业务结构、盈利结构和组织结构三个维度,分析了养老保险企业的经营模式,并结合当前经营环境的变化,对我国养老保险公司经营模式的未来发展问题进行了初步探讨。

一、养老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分析

我国5家主要养老保险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结合市场环境和自身实际,探索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经营模式,具体体现在业务结构、盈利结构和组织结构上的较大差异。

(一)业务结构

5家养老保险公司主要业务分3类:一是企业年金业务。这是养老保险公司的主营业务,其中又细分为针对基金规模较大的状况而设立的单一计划和针对基金规模有限而设立的集合计划。2016年,我国企业年金基金规模达11074亿元,市场上有55款集合计划产品,1417款单一计划产品[2]。养老保险公司受托业务和投资管理业务规模在市场上均处于领先地位。二是非年金信托型养老保险。主要是由养老保险公司发起的团体养老保障和个人养老保障委托管理业务。比如,长江养老的盛世系列养老保障产品,太平养老的金世系列、金中系列养老保障产品,以及国寿养老的福寿系列养老保障产品等。三是团险业务。指养老保险公司签发的以团体为保险对象,以集体名义投保的一种承保方式。比如,太平养老的太平盛世团体终身重大疾病保险(C款)和太平盛世吉祥康健团体终身重大疾病保险等。从5家养老保险公司的情况看,主要有3种业务结构模式:

1.信托型养老金业务+契约型团体寿险双轮驱动模式

该模式以太平养老、泰康养老为代表。由于企业年金市场竞争激烈,加上投入期限长、展业成本高等原因,专业养老保险公司的盈利难问题非常突出。2010年年报显示,国寿养老亏损1.9亿元,泰康养老亏损1900万元,太平养老亏损1.5亿元,平安养老虽然实现1.6亿元盈利,但其年金业务亏损1.3亿元。[3]为了扭转亏损局面,泰康养老、太平养老等养老保险企业纷纷将传统团险调整为重要业务条线,试图通过团险创造利润反哺企业年金。2009年,太平养老整体移接了太平人寿的团险业务。2011年,泰康养老增加团体寿险业务的申请获保监会批准,整体移接泰康人寿团体事业部,也开始经营团险业务。

2.单一信托型养老金管理模式

该模式以国寿养老和长江养老为代表。这两家公司成立之初即获得了团险业务经营资质,但截至目前仍专注于信托型养老金业务,尚未开展团险业务。长江养老是伴随着上海养老保障体制改革而成长起来的一家专业养老金管理公司,因整体承接上海市原有企业年金基金的管理而成立。长江养老把自身定位为专业养老金管理公司,主要从事信托型企业年金业务、养老保障委托业务以及其它养老金资产的受托管理业务。国寿养老的目标是打造“国内一流、国际领先、品牌卓著、值得信赖”的专业养老金管理公司,业务范围覆盖信托型企业年金、养老保障委托管理等。

3.综合金融模式

该模式以平安养老为代表。2007年,经保监会批准,平安养老启动重组转型,平移了平安人寿的团险业务,并与平安人寿销售渠道整合,从而在机构网络、人才队伍、服务平台等方面实现快速扩张。随后,在平安保险集团综合金融战略指引下,平安养老积极推进交叉销售。2009年其销售的信托产品达到100亿元,同时,还提供销售健康险、财产险、信用卡、信托、证券、存贷款等综合金融服务

(二)盈利结构

从会计学角度看,养老保险企业盈利模式的基本逻辑同样是“利润=收入-支出”,更具体讲:养老保险企业利润=保险业务收入-保险业务支出+准备金提转差+投资收益+其他收入-其他支出-保户红利支出+营业外收入-营业外支出。综合5家养老保险公司的情况,其经营范围主要涉及企业年金、长期寿险、短期意外健康险等,其业务获取渠道包括直销和经纪代理,决定其盈利的核心要素如下:

养老金业务采取信托模式,其管理的资产并不反映在公司账面上,不占用公司资本金。决定其盈利的核心要素是管理资产规模大小。规模越大,养老保险企业的利润水平和资本回报水平越高。其盈利模式是:

利润=规模*利润率

长期寿险业务利润主要是由利差、死差、费差“三差”构成,其盈利模式是:

利润率=预定(利率/死亡率/费率)-实际(利率/死亡率/费率)

短期意外险及健康险利润主要取决于保费收入和综合成本率,包括综合赔付率和综合费用率。其利润模式是:

利润=已赚保费-综合赔付-综合费用

5家养老保险公司盈利的实际情况看,以太平养老、泰康养老为代表的“信托型养老金业务+契约型团体寿险双轮驱动模式”,主要通过团险业务弥补企业年金业务的亏损。泰康养老2011年整体接收泰康人寿团险业务后,当年即实现盈利。太平养老则在2013年首次打平盈利。以国寿养老和长江养老为代表的“单一信托型养老金管理模式”,主要依靠提升投资管理能力获取批量性的、具有规模效应的委托资产,其利润来源主要来自投资管理费收入。以平安养老为代表的“综合金融模式”得益于其多元化的业务模式、规模化的销售队伍和网点优势,早在2010年就实现扭亏为盈,当年实现1.6亿元盈利,至今其仍是五大养老金保险企业中盈利水平最高的公司。

(三)组织结构

5大养老保险公司的组织结构可以划分为3种模式:一种是“总分公司”模式。以平安养老、泰康养老和太平养老为代表。这主要是由于其业务范围决定的,虽然企业年金和养老保障委托管理业务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展业,不受分支机构限制,但在全国范围内开拓团险业务必须在业务开展区域设立分支机构。二是“区域中心”模式。2009年以来,长江养老先后设立了北区、东区和中南区域三个区域养老金中心,作为其拓展全国企业年金业务的综合服务平台。三是“集团内部开拓”模式。主要是国寿养老,由于其不直接经营契约型团险业务,所以依托集团内部销售网络、营销队伍和服务平台等推动做大企业年金规模。

二、当前经营环境的变化及挑战

近年来,养老保险企业的经营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对养老保险企业的经营模式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新时代

党的十九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历史方位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养老保险企业的经营环境:从宏观经济环境来看,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注重经济发展质量和创新驱动,成为国家的产业政策导向。保险业“规模扩张型”发展模式赖以存在的外部环境不复存在。从微观经济环境来看,我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促使央行等监管部门通过影响短期利率引导中长期利率走低。我国保险业所处的利率环境更加复杂。国际经验表明,在一国经济发展中,利率长期下行与中短期周期波动是必然的规律。[4]发展保障型保险产品成为保险业应对复杂经济环境的有效选择。

(二)大养老

为了有效应对老龄化,国家全面发力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建设。第一支柱正式准入:201611月,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市场化运作正式启动;第二支柱全面扩容:20166月,国家人社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了《职业年金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支柱即将开闸: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行将落地。一方面,由于养老保险企业在长期精算、长期资产配置、养老保险产品开发、专业化人才和服务网络等方面的固有优势,决定了其必然在国家多层次混合型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中大有可为。另一方面,养老服务是一个涵盖养老地产、养老金管理、养老医疗保健、康复护理等的多类型、多层次、多样化的“银发产业链”,养老保险企业必须从产品开发、系统建设、人才储备、投资能力、组织架构等多方面入手,探索建立完备的保险业养老产业链。

(三)泛资管

随着国内机构与个人财富的迅速积累,催生了对更加丰富多元的资产管理渠道持续增长的需求。自20125月开始,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逐步打破了证券、期货、银行、保险、信托等行业间的竞争壁垒,资产管理行业进入了竞争、创新、混业经营的泛资管时代。虽然近年来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强化了金融监管,但强监管的目的是整治通道业务和资金池等伴生的刚性兑付等潜在风险,使资产管理回归本源,这并不改变泛资管的发展大势。尤其对养老保险公司来说,2005以来,我国企业年金市场并未出现预期的“井喷”现象,甚至呈现“疲软”态势。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迫切需要通过拓展第三方资产管理业务,以不断扩大资产管理规模。

(四)信息化

互联网+”浪潮推动下,信息化发展在数字化基础上向网络化、智能化、互联化、融合化方向发展,这对保险业产生了巨大影响。2016年,我国保险业新增保单95.45亿张,其中,互联网保险保单61.65亿张。[5]互联网保险以“场景+定制”为发展方向,带来了保险业发展理念、模式和路径的深刻变革。但是,互联网技术的终极意义是提升客户体验、风控能力和企业内部运行效率,探索新的业务模式,这并未改变金融的本质。201610月,国家保监会发布了《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其目的是集中整治互联网高现金价值业务等违规行为,这无法改变资金对互联网保险的热情。2017年上半年,互联网保险新业务签单件数46.66亿件,同比增长123.55%。可以预见,互联网保险将在更注重风险防范基础上不断创新,走持续健康发展之路。

(五)严监管

近年来,国内金融行业监管日趋严格。20174月,保监会密集下发“1+4”系列文件,标志着我国保险业新一轮防范风险、加强监管、规范市场的开始。2017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了金融工作要坚持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四项重要原则,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强监管、补短板、治乱象、防风险和支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成为金融监管部门工作的新常态,同业业务、通道业务、理财业务、网络金融等成为整治重点,穿透式监管、跨行业协同监管成为趋势。养老保险行业必须主动适应监管政策调整,准确把握保险产品开发和资金运用方向,更加注重保险回归本源和坚持规范经营,更加注重发展长期型价值型业务,更加注重培育在经营成本、定价能力和投资能力等方面的核心竞争力,在服务实体经济中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三、养老保险公司经营模式的发展趋向

在各种复杂因素的综合推动下,养老保险公司的业务结构、盈利结构和组织结构呈现新的发展趋向。

(一)业务结构

从业务类型看,养老保险公司的业务范围不断拓展:一是向养老保障三支柱体系拓展。第一支柱方面,201612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公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人名单,平安养老、长江养老、国寿养老等已经入围。第二支柱方面,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预计将于2018从保险行业先行试点。职业年金业务也有望在未来启动。二是向团体下的个人客户拓展。养老保险企业拥有海量的法人客户,在开拓团体下的个人客户上具有明显优势。职域营销和个人养老保障业务等作为“蓝海市场”,成为养老保险企业竞争的焦点。三是向第三方资产管理业务拓展。养老保险企业高度重视资产管理创新业务,积极争取第三方资产,努力做大管理资产规模。四是向大养老产业链拓展。未来养老保险业的竞争,不仅仅是保险业务的竞争,而是围绕大健康、大养老产业链和生态圈的竞争。许多养老保险企业从产品开发入手,加快推动从“疾病治疗”为主向“健康保障”为主转型,持续延伸健康管理链条,探索构建“医养结合”“康养结合”的服务模式。同时,发挥养老资金优势,通过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不动产投资计划等形式,积极参与养老服务产业链建设。

在业务结构上,随着业务范围的拓展,养老保险企业趋向于构建立体式的业务体系,从企业客户、政府客户、个人客户多维度同步发力,建立政府、企业、个人多元并立、协调联动、整体开发的业务布局。在业务范围和开发节奏上采取梯次推进策略:第一步与客户确立信托型企业年金和团体养老保障合作关系;第二步跟进开展契约型团体健康险和意外保险业务,以及个人养老保障业务;第三步开展保险产品渠道代理业务合作;第四步积极开展员工职域营销合作。通过对法人和团体客户的深层次挖掘,推动建立信托型业务与契约型业务相结合,长险业务与短险业务相结合,企业法人客户和个人客户相结合的立体式业务体系。

(二)盈利结构

5家养老保险公司业务结构的差异,决定其主要盈利来源各不相同(见表1。以2016年为例,平安养老、泰康养老、太平养老营业收入中已赚保费分别占比86%83%84%

而长江养老和国寿养老,2016年养老金管理费收入占其总营业收入分别达到86%81%。主要盈利来源的差异进一步决定了5家养老保险企业盈利模式构建的侧重点各不相同。

1  2016年五大养老保险公司的收入结构(亿元)

项目

太平养老

国寿养老

平安养老

泰康养老

长江养老

2016

占比

同比

2016

占比

同比

2016

占比

同比

2016

占比

同比

2016

占比

同比

已赚保费

35.96

84%

23%

— 

— 

— 

147.7

86%

23%

33.79

83%

111%

— 

 

— 

其他业务收入

0.25

1%

-69%

0.03

0%

38%

1.84

1%

-39%

1.93

5%

612%

0.17

4%

193%

养老金管理费收入

3.16

7%

6%

7.22

81%

18%

10.84

6%

57%

0.34

1%

-15%

4.05

86%

41%

投资收益

3.65

8%

-12%

0.7

8%

24%

11.87

7%

-27%

4.48

11%

82%

0.5

11%

-29%

资料来源:5家养老保险公司2016年年报

 

对于养老金业务来说,养老保险企业重点从规模和利润率两个方面下功夫。在做大资产规模上,养老保险公司在专注于年金类业务的同时,加大主动型管理业务拓展力度,积极获取第三方资金,推动做大养老资产管理规模。2016年,平安养老第三方委托管理资产突破600亿元,长江养老第三方资管业务为其贡献了超过1/4的养老金管理费收入。在提高利润率上,为满足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养老保障管理、第三方资产受托管理等不同的资产配置需求,各养老保险企业纷纷加快相关领域专业投资能力和业务资质建设工作。对于团险业务来说,由于其受偿付能力监管的严格约束,养老保险企业重视发展长期期缴业务,并加强高手续费和高赔付业务管控,提升业务品质和效益。

(三)组织结构

养老保险企业的组织结构呈现两个方面的发展趋向:一是注重运用信息技术重构企业组织架构。在全民信息化时代,客户的行为方式和消费习惯发生了很大变化,保险服务的提供和互动从线下向线上转移,大数据、云计算为海量数据的集聚和分析挖掘提供了可能。养老保险企业积极利用信息化技术推动业务流程再造,形成线上线下联动的运作机制,提升客户体验。从长远来看,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养老保险企业的组织架构将呈现“去中心化”的发展趋向,最终会形成一种以客户和一线员工为中心的网状结构,以实现对客户和一线需求的快速回应。二是注重集团内部资源的整合。随着客户需求逐步从单一的保险需求向综合的金融服务转变,养老保险企业依托集团优势,加大内部资源整合力度,努力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金融服务。比如,太平养老依托集团“一个客户、一个太平”综合经营模式,平安养老依托集团“一个客户、多个产品、一站式服务”的业务模式,为客户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而长江养老整体并入太平洋保险集团后,即与太保寿险、太保产险携手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设立的“太平洋-长江养老业务合作中心”,把年金类业务纳入集团寿产养协作平台,整合三方的政府和企业资源,推动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等业务的开拓。

 

参考文献:

[1]陈文辉主编:《中国寿险业经营规律研究——费用、盈亏平衡、资本需求》,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1月第1

[2]俞平康:《从低利率环境到复杂利率环境》,载《商业文化》,2017年第7

[3]方国斌:《我国养老保险公司盈利模式探析》,载《保险研究》2011年第10

[4]叶安照、刘家养:《近年来我国保险公司核心竞争力研究》,载《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5

[5]陈丽:《专业养老保险公司的优势和经营策略》,载《中国保险》2005年第5

[6]何慧珍:《对培育和提升我国保险业核心竞争力的战略思考》,载《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5年第8

[7]祝向军:《后危机时代保险公司盈利模式选择的理论分析》,载《广东金融学院学报》2010年第10

 



[1] 截至2017年底,我国共有8家专业养老保险公司(按业务规模排序):国寿养老,平安养老,太平养老,泰康养老,长江养老,安邦养老,新华养老,人保养老。本文仅以平安养老、太平养老、长江养老、国寿养老、泰康养老等5家养老保险公司为例。

[2]2016年企业年金市场发展回顾和展望》 http://mt.sohu.com/business/d20170413/133770466_475899.shtml

[3]资料来源:各公司2010年度信息披露报告。

[4]俞平康:《从低利率环境到复杂利率环境》,载《商业文化》,2017年第7期。

 

[5]《互联网保险的市场竞争和趋势分析》 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72,20171025788363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