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协会工作

积极参与证券出借业务 促进保险资管稳健发展

2022-10-11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 张倩 王一晴

 

随着我国新征程的开启,资本市场被赋予新使命,迎来新机遇。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目标,2021年底,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参与证券出借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1121号,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保险资金可参与证券出借业务。这是深化保险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对促进金融市场稳定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也对保险机构稳健运营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认识证券出借业务涉及领域的广泛性

证券出借业务,是指证券出借人将证券以一定费率向证券借入人出借,借入人按期归还所借证券及相应权益补偿并支付借券费用的业务。

从管理制度来看,转融通、融资融券、证券出借三者紧密联系。《转融通业务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75号)规定,转融通业务是指证券金融公司将自有或者依法筹集的资金和证券出借给证券公司,以供其办理融资融券业务的经营活动。《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117号)规定,融资融券业务是指向客户出借资金供其买入证券或者出借证券供其卖出,并收取担保物的经营活动。《上海证券交易所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实施办法(试行)》《深圳证券交易所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实施办法(试行》进一步明确,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是指证券出借人以一定的费率通过本所综合业务平台向证券借入人出借本所上市证券,借入人到期归还所借证券及其相应权益补偿并支付费用的业务。

从业务实践来看,当投资者的证券不足时,可向证券公司提出融券业务申请,证券公司向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出借证券。当证券公司相关证券不足时,可向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证金融公司”)提出转融通业务申请,借取相关证券。当中证金融公司相关证券不足时,可提出证券出借业务申请,通过证券交易所牵线市场投资者向其出借证券。

二、回顾我国证券出借业务发展的渐进性

在我国证券市场建立初期,为严控风险打好基础,1999年《证券法》规定,证券交易以现货进行交易;证券公司不得从事向客户融资或融券的证券交易活动。随着证券市场的建设和完善,我国证券出借业务的发展经历了以下阶段:

(一)起步阶段(2005-2010年)

200510月,我国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修订的《证券法》,将禁止融资融券业务规定调整为“证券公司从事为投资者买卖证券提供融资融券业务的,应当符合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并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为证券公司开展融资融券业务提供了法律依据。其后,相关配套文件先后实施。20067月,中国证监会印发《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试点管理办法》(证监发[2006]69号),规定证券公司开展融资融券业务的申请条件、业务规则、债权担保、权益处理、监督管理等事项。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上交所”“深交所”“中国结算”)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试点实施细则》《深圳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试点实施细则》《融资融券试点登记结算业务实施细则》,明确我国融资融券业务的基本模式、交易规则、结算规则和风险管理要求。

(二)试点阶段(2010-2012年)

20103月,我国启动融资融券业务试点。上交所和深交所开始接受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交易申报。201110月,中国证监会出台《转融通业务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75号),确立转融通业务(含证券出借业务)制度框架,并批准设立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证金融公司”)提供转融通业务服务。20128月,我国启动转融通证券出借试点,中国证监会按照试点先行、稳步推开的原则,制定业务规则,丰富参与主体,健全交易机制。

20128月,上交所和深交所发布《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实施办法(试行)》,中国结算和中证金融公司发布《证券出借及转融通登记结算业务实施细则(试行)》、《担保品管理业务实施细则(适用于转融通)》、《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转融通业务规则(试行)》、《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转融通业务保证金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统计与监控规则(试行)》等系列文件。

(三)拓展阶段(2012年至今)

20154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和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联合发布《基金参与融资融券及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指引》,支持公募基金依法参与融资融券和转融通业务。7月,中国证监会印发《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上交所和深交所修订并配套发布新的《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和《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实施办法(试行)》。

20194月,上交所、中证金融公司、中国结算联合发布《科创板转融通证券出借和转融券业务实施细则》,明确符合条件的公募基金、社保基金、保险资金等机构投资者,以及参与科创板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的战略投资者,可参与科创板证券出借业务。6月,中国证监会印发《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指引(试行)》。随后公募基金、商业银行、社保基金相继获准参与证券出借业务。20209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管理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人民银行 国家外汇管理局令第176号)印发,允许合格境外投资者参与证券出借业务。2021年底,中国银保监会发布《通知》,明确保险资金可参与证券出借业务。

三、理解证券出借业务拓展参与资金的必要性

证券出借业务能够促进发挥资金证券的流通作用,增进市场活跃程度。金融市场的稳健发展以资金、证券、资源、人才等自由流通为基础,增加市场的流动性可提升市场的深度和广度。证券出借业务使债券、股票、权益关系等在证券交易所、中证金融公司、证券公司、商业银行、保险机构、股东等投资者之间融通,提高资金流通效率和证券使用效率,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证券市场提质增效。随着证券出借业务的参与机构类型逐步丰富,截至2021年末,我国融资融券业务余额达到A股流通市值的2.5%,交易金额达到A股成交金额的7.5%

证券出借业务能够适度发挥财务管理的杠杆作用,完善价格发现机制。证券出借业务能够促进信用交易和现券交易相互配合,增加证券供求弹性,市场波动起到缓冲作用。例如,当股价过度上涨时,预期未来股价可能下跌的投资者可提前融券卖出,当股价过度下跌时,预期未来股价可能上升的投资者可补进股票,有助于形成较为合理的证券流通价格。截至2021末,沪深两市融资融券业务余额18322亿元,转融通业务的证券出借余额2360亿元,同比增长13%11%

证券出借业务能够统筹使用多种机构的信用关系,促进市场稳健发展。在转融通、融资融券、证券出借业务中,交易双方交换信用和资金,在不同机构之间建立信用关系,促进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有管理、有秩序联通,分享各自的市场机会,推动两个市场协同发展,促进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的资金流通、信用流通和信息流通。截至2021年末,我国市场机构已通过融资融券业务形成融资余额17120.5亿元、融券余额1201.4亿元,融资余额达到融券余额的14倍。

 四、充分发挥保险资金的积极作用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末,我国境内保险资金运用余额23.23万亿元,其中债券9.07万亿元,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2.95万亿元,两者合计12.02万亿元。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调研显示,在30家已开展证券业务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中,超六成机构有意愿参与证券出借业务。其中,18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愿意参与境内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11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希望参与境内债券出借业务,1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期待参与境外证券出借业务。保险资金参与证券出借业务,有利于扩大可融通证券资源供给,有利于促进市场供需结构调整和抑制投机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稳定器”和“压舱石”作用,服务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

把握新发展阶段,提升保险资金运用韧性。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大宗商品市场大起大落,信用风险提升,利率中枢下行,使保险资金运用难度进一步加大。但是我国经济规模大,深度融入全球各类产业供应链,区域发展特色各异,多样化的投资需求和投资机会,为增强经济发展的韧性提供良好基础。保险资金参与资本市场,开展长期投资,有利于结合自身长期资金的特点,努力穿越经济周期性波动,服务国家战略和实体经济发展。

贯彻新发展理念,把握长期投资发展节奏。保险资金已成为我国经济金融市场的重要机构投资者和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长期资金提供者,在服务国民经济发展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保险资金需要立足全局把握长期趋势,不能简单地被短期的市场、收益、预期的波动所左右,深刻理解全球社会经济环境对境内外长期资金配置结构的影响,基于投资项目和所在地区经济的特点,逐渐形成与不同市场的发展周期联动或轮动的投资组合结构。

融入新发展格局,促进业务多方合作共赢。新发展格局对资本市场、资产管理业和保险业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促进资本市场发展、提高直接融资占比的进程中,保险资金提升投资机会发掘能力、业务风险管理能力是应有之义。面对新冠疫情和国际局势对我国经济社会和资本市场产生的冲击,面对复杂环境和业务风险,只有坚守主责主业,悉心培育团队,用好投资能力,深耕长期投资,打造良好的投资生态,做好金融科技赋能,积极与其他金融机构开展跨业、跨界、跨境的业务交流和合作,提升竞争力,抓住新机遇,推动构建更为良性、双向增益的互动格局。